Facebook 登入


  • 廣告版位

    網頁測邊

F1史上第五人Hamilton就任四屆世界冠軍

道理非常簡單:Sebastien Vettel早已是四屆世界冠軍(超過他或相同的只有Michael Schumacher的七屆、Juan-Manual Fangio的五屆、Alain Prost的四屆),若想得自私一點,當然不希望有更多人和自己相同成就,但Lewis Hamilton今年在爭取的正是自己的第四屆世界冠軍,如果Vettel能擊敗他,則不但讓他無法如願、自己還能以五屆之姿追平歷史第二多冠的紀錄,儘管他的連續四屆已經追平歷史第二紀錄。

美國站安排Vettel和Hamilton彼此站在年度總冠軍獎盃的對面,營造天無二日的對立氛圍。

但在剩餘四站的前提下落後對手59分,除非幸運之神突然放棄Hamilton,否則Vettel只是在做困獸之鬥而已:在大勢已去的情況下,只能讓已經準備提前封王的對手盡量晚如願,能夠多拖一站才確定,自己就能少丟一點顏面,過去三年Hamilton和Nico Rosberg對決時彼此的心態亦如是(頭兩年Hamilton都是提前四站封王,去年則是撐到最後一站才確定落敗)。而Hamilton在自己幸運地的美國站再次拿到竿位,排在旁邊的Vettel要怎麼辦呢?

美國站請到超重量級貴賓──前總統Clinton為優勝者授予獎盃,Hamilton真有面子。

 

Vettel最後掙扎

不怎麼辦──悶著頭衝就對了──Vettel一起跑就超過了Hamilton,然後瘋狂「逃跑」!但在急忙逃跑的過程中,輪胎短時間即損耗過鉅,致使後者於第6圈又把領先位置給要了回來,眼看已經無力挽回,Ferrari臨機應變、將Vettel的休停改為兩次(本站主流為一次),希望在終盤能靠較新的輪胎追上去,結果卻未能佔到便宜──第二次休停後連掉兩位,終盤還被Hamilton的「僚機」Valterri Bottas阻擋了九圈才突破,再靠自己隊友Kimi Raikkonen讓車,勉強回到第2位,通過終點時落後Hamilton超過10秒。

在Toro Rosso最後兩場皆退賽,Sainz轉投新東家Renault的第一場就拿下第7名的成績。

Vettel本站的力挽狂瀾變成失策嗎?確實是,尤其Ferrari給他安排第二次休停的進站時機竟然是跟盯當時跑在第5的Max Verstappen,證明他只是要止損而已了,但這也是不得已:前面提到Vettel在序盤欲拋離Hamilton時過於耗胎,因此不得不提前換胎,這也決定了他在下半場必須再多換一次胎,結果終盤遭遇Bottas捨身相擋(看Bottas被Vettel超越後立即又被Verstappen超越,就知道他輪胎耗得多兇),完全浪費了多一套新胎的優勢。

剩餘場次愈來愈少(三站),領先積分愈來愈多(66分),Hamilton在墨西哥站肯定提前封王(Mercedes已在美國站提前確定車隊四連霸),甚至主辦單位都準備好了冠軍的停車擋板(見刊頭圖片),想不到卻是一波多折:Vettel拿下自己睽違四站的竿位,Hamilton卻因在最後計時圈滑出賽道而只排第3!如果照這個位置,Vettel依舊難以回天(不是指逆轉,是只求延後),但老天就是要給大家多一點懸念。

墨西哥站起跑Verstappen、Hamilton、Vettel的洗牌,為這場冠軍決定站平添變數,但仍改變不了結果。

 

Hamilton堅持到底

一起跑,排第2的Verstappen竄上第1,反而是Vettel與他擦撞後掉到第3,然後Vettel用自己的左鼻翼換得Hamilton的右後輪爆胎!鼻翼受損還能跑,只要入彎時開慢點,但是後輪爆胎就只能龜速撐完整圈,當兩人都在第1圈後進站再出來時,Hamilton已經完全看不到前車了(Vettel早就出去並開始超車了),再加上他的車尾分流器右邊也掉了兩片,使得不但缺乏後方下壓力、還不平均,一度寫下全場最慢單圈,第21圈成為本場首位被套圈者,第26圈才開始超第一部車,這時Vettel已經回到積分圈了。

墨西哥站Ocon一度有望爭取頒獎台,終場仍平自己最高名次的第5,但他連續27場完賽的個人紀錄也就到這裡。

如果Vettel繼續順利往前超,也並非沒希望──剩下每場平均都比對手多拿22分以上,亦即他要三站全勝、且Hamilton不能高於第9名──看起來很渺茫,雖說渺茫的希望仍不失為希望;但他本站追到第4就再也上不去了,第3的Raikkonen領先他16秒,想讓車都沒辦法。這時Vettel的趕路,要延後對手提前封王都已成為次要,更要命的是他領先Bottas只有13分,如果不再多撈回些分數,搞不好連年度亞軍都泡湯,今年的紅軍就真的只能以完敗收尾了。

Verstappen今年賽季如倒吃甘蔗,墨西哥站拿下個人累計第三勝暨本季第二勝。

而為了儘早提前封王,Hamilton也沒有放棄,辛苦地趕路、辛苦地超車,有多辛苦?從他超過Fernando Alonso的McLaren-Honda都能讓車隊同仁鼓掌歡呼即可見一斑,終場就拿下第9名!這是Hamilton繼2008年以來再次在頒獎台以外的名次封王、更是首次在被套圈的狀況下封王,儘管每位世界冠軍都想站在頒獎台中央加冕,但反正封王就是封王,有沒有站在中央、甚至有沒有上頒獎台,都只是漂亮與否的問題而已,畢竟他自暑休以來的八場有五場都站在頒獎台中央,這已經足夠了。

墨西哥站和巴西站是Alonso今年第一次連續得分,總算讓自己的積分再超前菜鳥隊友。

 

Verstappen再度獲勝

去年墨西哥站和今年美國站(上一站)Verstappen都因為超車違規而在賽後被請出頒獎台休息室,今年墨西哥站的勝利讓他一次雪兩恥,儘管從起跑之後就領先每一圈,但他的心理壓力可不小:在空氣稀薄(標高2240公尺)的本站,搭載Renault引擎的六部車就掛了四部,不但廠隊自己兩部全滅,也包括Verstappen使用新引擎的隊友Daniel Ricciardo,因此他每一圈都跑得膽顫心驚,深怕下一個就是自己,但還好沒有發生,也讓他今年比隊友拿下更多勝場。

自暑休前的匈牙利站後,Vettel在巴西站終於再獲勝場(但與前一勝的心情大不相同),Raikkonen則是連續三場第3。

提前封王之後剩下的兩站,Hamilton要嘛就繼續爭勝、推高自己的勝場紀錄(畢竟在他前面的只剩Schumacher而已,儘管還差很遠),要嘛就援護隊友爭勝、以圖包辦車手冠亞軍,但這兩種規劃卻在接下來的巴西站排位賽第一回合就一併泡湯──Hamilton撞牆了!由於車輛受損無法再跑,自然排在最後一位,車隊索性給他換上一堆明年規格的引擎組件,大不了也就是從休停站起跑而已,結果他一路超到第4名完賽,讓對手驚呼明年也不會輕鬆。

本期截稿後只剩下閉幕站阿布達比,要說還有甚麼懸念,那只有相差22分的Vettel和Bottas的亞軍之爭,如果連這也要逆轉,條件是Bottas必須獲勝、而Vettel不能高於第9名,但對於在巴西站拿下睽違三個多月的勝場的Vettel而言,起碼還能保有最後一點信心。Bottas的希望很渺茫,而且還要看Hamilton的位置能夠幫到他多少──儘管在你看到本期時已經知道結果了。王以平

小牛大練兵

 

上期說過Toro Rosso的Carlos Sainz「最慢」將於明年轉投Renault,這句話當然是一個伏筆,其實在Renault與Toro Rosso達成協議提前解約、並以租借Sainz做為交換條件之後,業界就傳言他最早會在馬來西亞站就提前跳槽、取代Jolyon Palmer,結果這兩人還是為原東家繼續跑了兩站,Sainz於美國站才到Renault履新,而Palmer則遭到放棄。

但在這兩站(馬來西亞、日本),Toro Rosso開始大練兵:冷凍了Daniil Kvyat、起用新人Pierre Gasly出道F1。其實Red Bull集團原本就有讓Gasly在馬來西亞站參賽的規畫,只不過取代的應該是預計要跳槽的Sainz,結果Sainz多留兩站,Red Bull卻仍然讓Gasly如期上場,反而把Kvyat擠掉了。基於Toro Rosso明年兩個席位都還沒確定,為了進行實戰測試,因此在季末提前起用新人來評估。

不在話下,Gasly同樣出自Red Bull青訓體系,去年拿下最後一屆GP2總冠軍,今年參賽日本超級方程式也在爭冠之列,而且是Red Bull體系的「後輩」中唯一符合晉昇F1資格積分者。由於Red Bull本隊兩名車手的席位因表現傑出而不動如山,使得後面Toro Rosso的晉昇管道塞車,Sainz的外借算是紓解了一半的壓力,而Gasly理所當然成為第一候補。

 

Gasly的頭兩場F1比賽依序獲得第14和13名,排位成績也與Sainz相差不多(但後者在這兩場決賽都因故退賽),看來是可用之材,但美國站與日本超級方程式閉幕站撞期,而Gasly與該賽事領先者只差0.5分,因此還是要回去拚拚看(多拿一個頭銜只有好處),Toro Rosso變成兩個名額全缺,所以在美國站重新起用Kvyat,並搭配曾屬Red Bull體系、目前在Porsche廠隊參戰WEC(世界耐久錦標賽)且領先的Brendon Hartley。

Hartley早在2009年就是Red Bull和Toro Rosso兩隊共用的測試車手兼第三車手,2010年中在Renault方程式3.5系列賽戰績不佳(且遠遠落後同屬Red Bull體系的Ricciardo)而遭剔除,之後獨力在GP2和勒芒等賽事打拚,2012~2013年還曾為Mercedes測試F1;2015年獲得WEC總冠軍(同車的隊友包括Mark Webber),今年則拿下勒芒24小時大賽冠軍。

今年底Porsche廠隊即將退出WEC,Hartley又要找新頭路,他的選擇包括北美印地系列賽,想不到在離開Red Bull體系七年後重新獲得召回、於美國站出道F1比賽,其實也是Toro Rosso沒有人選中的人選,而這會不會是他唯一的一場F1?就看他能否善用這一生一次的機會了,但起碼對他在美國賽車界的知名度會有幫助。

今年Vettel的冠軍之路或許無望了,但比幹話他早就封王了

 

今年Vettel的冠軍之路或許無望了,但是天無絕人之路──他在本專欄的幹話大賽已經提前封王──我儘量努力在避、但就是避不掉他於本期再度入選。

馬來西亞站Vettel從最後起跑一路過關斬將、終場拿下第4名,過終點後鏡頭帶到時卻看到他的左後輪折到尾翼上了!再看重播才知道他在回場圈黏胎膠時撞上了Lance Stroll。

Vettel當然不改一貫先開砲的個性、抨擊Stroll不看路,但這又是一次殺人喊救命:從後者的車上攝影鏡頭來看(直播時未公開),當時是個左彎、Stroll的方向盤也在左轉,然後Vettel從右後方突然靠過來撞上他!這場景跟他在亞塞拜然站全場黃旗緩行時從Hamilton後方超上來碰撞的行為相似度超過87%。

然而這次就跟新加坡站起跑時的事故一樣,Vettel並未因此被罰,現在幾乎可以說:在與他有關的事故中,只要FIA沒罰,就心照不宣責任歸屬應該在他了。更有甚者,他在下車後沒將拔下的方向盤裝回去、還搭Pascal Wehrlein的便車回休停站,這兩項早已是FIA明文禁止的行為,卻也沒有被罰。

歐洲媒體圈甚至傳出陰謀論,說Vettel為了在決賽扳回劣勢,其實油箱裝得較少,因此賽後剩餘油量可能無法通過至少1公升的檢驗標準,遂以撞車來規避驗車!這個推測非常合理、也很合邏輯,但是無法證實,而Stroll或許只是一個隨機的倒楣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