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亞洲拉力賽事報導 陳和皇父女、沈佳穎奪得佳績 !

圖、協力/i-Taiwan拉力車隊
 
以叢林與險惡地形聞名的Asia Cross Country Rally-亞洲拉力賽,參賽車輛不只是要穿越雨林、河流、沼澤與陡坡地型,每年不同的賽道更是考驗車手們的應變能力,稍有不慎無法完賽的情形大有人在,更顯此賽事的嚴苛與艱難,也因此吸引眾多國際車手前來較量,而今年則有兩組台灣車隊參與賽事,其中達卡拉力賽車手-陳和皇,還特別帶領國內新生代車手前往比賽,傳承意味相當濃厚。

賽事共分六天舉行
總里程共2305公里


今年的亞洲拉力賽事共分成六天舉行,比賽的賽道很跨泰國與緬甸,其中最長距離為第2天的賽程,RS與SS路段加起來,總共要跑596.34公里,全部里程加起來共有2305公里,為環台兩圈的里程數,對於車手的體力是一大考驗。由於泰國與緬甸境內多叢林與沼澤地型,加上為減少比賽期間對當地交通造成的影響,因此賽道多為人煙罕至的山區小徑,當中不乏有泥濘、陡坡、碎石、河流、深溝與甘蔗田等地形,參賽車輛需擁有爬山涉水的越野能力,對底盤與動力是相當嚴苛的考驗,尤其是泰國境內泥土多黏性極強的紅土,不只容易造成通過車輛四輪滑動的機會,增加操控車輛的難度外,一旦陷進深度達70公分的泥濘中時,想要脫身而出是需要些運氣與技巧的,有時還需依賴其他參賽車或絞盤的幫助才能脫困,增添不少比賽的難度與可看性。


全名為Asia Cross Country Rally的亞洲拉力賽,是一年舉辦一次的跨國賽事,車種包含二輪與四輪,但以四輪居多,許多亞洲拉力賽好手都會報名參賽,筆者也曾於2007年前往採訪過。


由於泰國與緬甸境內多叢林與沼澤地型,加上為減少比賽期間對當地交通造成的影響,因此亞洲拉力賽的賽道多為人煙罕至的山區小徑,當中不乏有泥濘、陡坡、碎石、河流、深溝與甘蔗田等地形,賽事考驗相當嚴苛。
 
而亞洲拉力賽的難度,除以上所描述的特色之外,賽前無法探路也是不可忽略的要素,由於每天的SS賽道長度皆達一~二百多公里以上,跑完一程所需的時間為4~5小時,第二天賽程的最長SS距離,還長達234km,規定時間在6.5小時內要跑完,這還不包含RS路段的往返時間,如果每天都要探完路才能開始比賽的話,車手可能都不用休息了,且相信車輛也很難受得住如此激烈的操駕,而這麼長的行駛距離,也非常考驗車手與車輛的耐力。


由於許多SS賽道都是泥濘路面,因此稍有不慎車輛失控撞樹毀損,或翻覆的情況時有所見。
 
因此車手們只能依賴路書的指引來完成比賽,但是賽道地形又可能因前晚的一場大雨而增加路書上所沒有標示的路況,所以駕駛與副駕駛想要在此條件下縮短比賽時間,彼此間的默契與臨場反應便顯得相當重要,不是一直衝就能完賽,萬一車輛故障在賽道裡,想要拖出來維修,對後勤團隊來說也是件傷腦筋的事,因為他們可是要深入賽道百公里的路程才能進行救援,有些道路可不是一般後勤車輛可以到達的,而這還是比較幸運的時候,山區裡手機訊號不通是常見的狀況,到時可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雖然大會提供路書給領航員報路之用,不過由於賽道常因下雨而改變地形,因此不可完全盡信路書指示而全力奔馳,看這本沾滿泥土的路書慘況,就知道賽事有多慘烈。


第四天的SS賽段,因為前一晚緬甸下大雨,因此大會只好取消該路段的比賽,讓大家有喘息機會。
 
陳和皇組成i-Taiwan車隊
傳承拉力經驗與技術


至於這場比賽參加的台灣車手,主要分成兩組車隊,分別是由達卡拉力賽車手-陳和皇領軍的i-Taiwan拉力車隊,與由國內拉力賽好手-沈佳瑩與台灣雙龍汽車共同組成的Roslyn Rally Sports Team(以下稱Roslyn車隊)等兩組台灣車隊。
 
其中i-Taiwan拉力車隊是陳和皇組成用來培訓國內拉力賽新手之用,因此在這場比賽中陳和皇擔任的角色為負責領航的副駕駛,正駕駛則由其女兒-陳怡文來擔任,她在這場比賽前完全沒有在拉力賽擔任駕駛的經驗,其車號為131號的媽祖2號;而另一部i-Taiwan拉力車隊的車輛,為車號132的媽祖3號,正駕駛是65歲的王清嘉,本身也沒拉力賽經驗,他夢想是70歲要參加Dakar Rally達卡越野拉力賽;副駕駛Richie雖有在美國有多年越野經驗,但從沒開過爛泥,也是第一次擔任副駕駛兼領航員,因此這場比賽i-Taiwan拉力車隊是以增加比賽經驗,同時力求完賽為主要目的。


i-Taiwan拉力車隊是陳和皇組成用來培訓國內拉力賽新手之用,因此在這場比賽中陳和皇擔任的角色為負責領航的副駕駛,正駕駛則由其女兒-陳怡文來擔任,另一部車則是由王清嘉與Richie組成,兩位也是沒有叢林拉力賽的經驗。


由國內拉力賽好手-沈佳瑩與台灣雙龍汽車共同組成的Roslyn Rally Sports Team,也參與了這場比賽,且沈佳穎與副駕駛-黃薇安,還聯手拿下2019年AXCR女子組冠軍,這是沈佳穎第四座AXCR冠軍獎盃,非常不容易。
 
而i-Taiwan拉力車隊所使用的兩部比賽車為陳和皇在泰國購入的右駕版Toyata Hilux,為了摸熟此車的特性與改造細節,陳和皇也在台灣和泰汽車的協助下,在車輛還準備發表前就先購入一部左駕版的Toyata Hilux,先在台灣研究這部左駕版的機械、電子系統等結構,再將相關資料帶到泰國,請當地技師協助右駕版車輛的改造,包含符合FIA規範防滾籠、四輪鎖定系統的破解與強化、底盤避震器改造,與拉力賽需要的拉力錶、滅火器、絞盤、賽車椅、六點式安全帶等,都是由陳和皇監工與指揮下改造完成,雖然過程頗為艱辛,但為了完成參賽的目標,還是想辦法完成車輛改造工程。


i-Taiwan拉力車隊所使用的兩部比賽車為陳和皇在泰國購入的右駕版Toyata Hilux,為了摸熟此車的特性與改造細節,陳和皇也在台灣和泰汽車的協助下,在車輛還準備發表前就先購入一部左駕版的Toyata Hilux來進行改裝研究。


包含符合FIA規範防滾籠、四輪鎖定系統的破解與強化、底盤避震器改造,與拉力賽需要的拉力錶、滅火器、絞盤、賽車椅、六點式安全帶等,都是由陳和皇監工與指揮下改造完成。
 
經常半夜抵達營地
穩扎穩打成功完賽


而在比賽時由於兩組車手的比賽資歷都不算多,因此大會只能將i-Taiwan拉力車隊的比賽車排在汽車組較末端的第28與29車次發車,以免妨礙賽事順暢,但也因此讓他們增加不少完賽的難度。由於越野拉力賽愈早發車、天色路況愈好,尤其泰緬每天都是下午開始下大雨,賽道都被前車壓爛,愈晚發車路上的坑洞愈大、爛泥更長、河水更深、車轍更亂,更重要的視野好的時段更少,天色不佳的情況下,要在叢林荒野中找路,對車手與領航員來說更加困難,相對也讓車輛受困與失控的機會愈大。


由於兩組車手的比賽資歷都不算多,因此大會只能將i-Taiwan拉力車隊的比賽車排在汽車組較末端的第28與29車次發車,以免妨礙賽事順暢,但也因此讓他們增加不少完賽的難度,像圖中的131號車就因為不慎開入爛泥坑內,陳和皇費了一番功夫才救出車輛。


越野拉力賽愈晚發車,賽道都被前車壓爛,因此路上的坑洞就愈大、爛泥更長、河水更深、車轍更亂,更重要的視野好的時段更少,天色不佳的情況下,要在叢林荒野中找路,對車手與領航員來說更加困難,相對也讓車輛受困與失控的機會愈大。


比賽期間也曾遇到其他車隊的比賽車,因事故受困而冒煙起火的狀況。
 
陳和皇了解車隊新手們所處的處境,因此採保守穩健戰略,特別先讓自己這部131號車先行,並由透過無線電,導航指路,以確保後方132號車的人員車輛平安完賽。而陳和皇也表示,這六天的比賽中也看到泰緬政府對賽事的強力支持,除了上萬軍警荷槍實彈保護賽隊安全外,緬甸政府還管制連通泰緬、長達50公里的亞洲1號公路長達五天,數萬人車禁行,以確保賽事運作順利。
 
這次兩部i-Taiwan拉力車隊的車輛能成功完賽,陳和皇也要特別感謝為數不多卻大力支持i-Taiwan車隊的贊助商,並在團隊合作之下,車隊兩部車都平安順利完賽,抵達終點拱門站上頒獎台,也讓更多人看見台灣。


這六天的比賽中也看到泰緬政府對賽事的強力支持,除了上萬軍警荷槍實彈保護賽隊安全外,緬甸政府還管制連通泰緬、長達50公里的亞洲1號公路長達五天,數萬人車禁行,以確保賽事運作順利。


由於參賽車手都是新手,因此i-Taiwan車隊採保守穩健戰略,特別先讓自己這部131號車先行,並由透過無線電,導航指路,以確保後方132號車的行駛路線正確,最後終於讓兩部車都順利完賽。


陳和皇特別感謝為數不多卻大力支持i-Taiwan車隊的贊助商,並在團隊合作之下,車隊兩部車都平安順利完賽,抵達終點拱門站上頒獎台,也讓更多人看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