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打願挨的市場機制F1付費車手的生態

當Williams發表今年車手陣容後,F1業界又掀起一陣對「付費車手」的議論,因為該隊是本季唯一全部採用付費車手的陣容。

前年,Lance Stroll的父親前前後後砸下8,000萬美元,讓他的兒子獲得去年Williams的參賽席位而出道F1,儘管這筆鉅額資金並非全都直接給了車隊──包括私人組了一支技術團隊讓他在世界各大賽道進行試車──但確實讓F1付費車手的價碼刷出了天高的新紀錄。為了填補去年底Felipe Massa退休的遺缺,Williams在所有車隊中最晚、拖到今年才確定這個位子的人選,結果又是一名付費車手Sergey Sirotkin。

共同為Williams帶來近億美元資金的Stroll(前)、Sirotkin(後),他倆也是今年F1平均最年輕(21歲)搭檔

業界及車迷都有許多人對這個結果不以為然──儘管我相信更多是基於對其競爭者Robert Kubica的憐憫與不捨──在發表會上,副領隊Claire Williams果然被記者問到這個問題,但她對於這個問題也不以為然,甚至認為這是假議題:「車手自備資金在F1並不新鮮,感謝上天讓他們能這樣做。所謂『某人是付費車手』這種說法真的很幼稚,如果某位車手能引起投資人的興趣,對於車隊而言當然是好事。」

Kubica(後)的半年800萬歐元不敵Sirotkin(前)的一年1,500萬歐元,令他無緣正式復出F1。

Williams繼續闡述:「不僅F1、任何賽車都是昂貴的運動,如果沒有財務支撐,有天賦的車手也無法經由中低階方程式以進入F1。贊助商有他們想要合作的車手,背後的因素包括國籍或市場等理由,Fernando Alonso是最典型的例子,Santander銀行曾經跟隨他贊助效力過的車隊,那你也可以說他是付費車手,但我不會那麼說,我認為這個名詞就是錯誤、不當且沒必要的,我們選擇車手是來自車隊工程方面的需求,而不是他們背後的資金。」

畢竟Williams曾是呼風喚雨的頂級車隊,身段並不因如今的處境而紆降,但其實她不必解釋這麼多,大大方方承認使用付費車手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以沒有財團支持的私人車隊來說,這其實是求生存的務實做法,除非她不願承認該隊目前的處境:連續兩年名列錦標第5,已經完全坐實「中游」車隊,非資深車迷根本無法體會Williams在20多年前是怎樣的角色,而如今F1車子的影響遠遠大過車手,那怎樣能把車子做好呢?就是要錢。

為了Alonso,Santander銀行於2007年成為McLaren贊助商。左下為Santander前老闆Emilio Botin。

弱勢車隊生存之計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要能成為鐵打的車隊,就得靠流水的車手來「滋養」,而F1的席位一直是僧多粥少的賣方市場,只要價格合意都可以賣、甚至開放競標,這樣的車隊還會希望同類競爭車隊愈少愈好,最好自己是付費車手唯一的選擇,這樣競標才會激烈、價碼才能抬高。看看已經連續兩年穩坐車隊錦標第4的Force India,就是該隊過去以及前身Spyker、前前身Midland、前前前身Jordan多年來的付費車手政策,才讓這支團隊存續到現在、有了如今的成果。

因此,事實不能否認付費車手的存在,只是仍有兩種定義:狹義的付費車手是指自己帶錢給車隊的車手(不管錢是怎麼來:家裡有錢、籌款集資、借貸、或是個人贊助);廣義的付費車手則包括大型贊助商因為某位車手而資助其所屬車隊,因此贊助商會跟著他走,他在車隊會領到薪水、甚至可能是高薪,但薪水部分或全部間接來自贊助商的資金(只是經過車隊轉一手;而車隊拿付費車手的資金來支付頭號車手的薪水的狀況也所在多有)。

同樣為了Alonso,Santander銀行於2010年還成為Ferrari贊助商。

Williams今年陣容的Stroll和Sirotkin都屬於狹義的例子,特徵是車隊收了大筆資金但不必在賽車身上給予廣告版面,因為資金來源可能根本不是企業廠商(難道要在車殼或尾翼上貼個大大的「Stroll」嗎?)。而若講到廣義的例子,前面Williams提到的Alonso還真是個好例子:當他於2007年首度加盟McLaren時,西班牙Santander銀行成為該隊的大贊助商,但贊助商和車隊也有合約,為了讓Alonso坐得安穩,Santander和McLaren簽的是多年合約。

全心支持卻成爛尾

不愧為西班牙最大、歐洲第二大銀行,Santander能夠同時贊助兩支F1頂級車隊。

結果Alonso才跑一年就提前離隊了,但Santander的合約當然還沒走完,只好繼續贊助McLaren,而這些資金的一部分也繼續成為迫使他離隊的Lewis Hamilton的薪水來源之一。當Alonso回鍋Renault時,該隊的主贊助商ING也是銀行,Santander無法插手。然後Alonso轉投Ferrari,Santander也成為該隊的大贊助商,形成這家銀行同時贊助McLaren和Ferrari這兩大車隊的狀況(因為與前者的合約仍沒走完),不變的是Santander還買下多個賽站的冠名贊助。

自出道F1以來,除了效力McLaren時期之外,Perez始終帶著墨西哥Telmex電信及旗下的Telcel、Claro等贊助商。

當年Alonso一副要在Ferrari跑到職業生涯結束的態勢,因此Santander又簽了另一份多年合約,結果你已知道──重複先前在McLaren的「慘劇」──Alonso五年後提前離隊,Santander還得繼續贊助Ferrari,而這些資金的一部分也成為把他擠走的Sebastien Vettel的薪水來源之一,若說Alonso覺得幹?Santander才覺得更幹!隨著身為Alonso大車迷的前老闆過世、接班的女兒不想再搞這種爛尾劇,Santander終於不計畫再贊助F1了。

Bottas也一直有為效力車隊帶來一些小贊助,包括右臂上的芬蘭Wihuri地產。

很多人說付費車手(此指狹義的)由於通常實力平庸(不然幹嘛要靠錢),因此不但對於車隊的成績沒幫助、甚至令比賽不精采,但對於中下游車隊來說,他們只能先求有、再求好,如果沒有付費車手給他們帶來賴以存活的資金,這些車隊根本就不會存在了,參賽車子數目太少的比賽也不會太精采、甚至會冷清(除非你能接受只看到三四部爭冠車在跑就覺得很精采)。付費出賽是免不了的生態,我們只能把一切交給市場機制來決定。王以平

Ericsson戰績低落卻能持續保住Sauber席位,關鍵在如今已入主車隊持股的瑞典Longbow財團。

日本F1車手的「幸福」之處在於一定會擁有來自本國的贊助商,例如圖中的小林可夢偉以及NEC電子。

Maldonado背後的委內瑞拉PDVSA石油曾經贊助車隊3,000萬美元,但由於油價下滑以及該國前總統Chavez過世,他的F1生涯也無以為繼了。

紅軍再次上演「狼來了」?

 

F1經營者Liberty媒體集團去年底提出了自2021年起的新引擎規則以及收益分配,後者要讓各車隊的分紅更公平,草案一出,Ferrari總裁Sergio Marchionne便說不排除在2020年之後退出F1,這時大家心裡只想著:又來了!

由於Ferrari是唯一自第一屆F1即參賽至今的車隊,因此擁有獨家的特別紅利。2004年廠隊聯盟曾因不滿F1媒體分紅制度而打算集體出走,結果當時的F1經營者Bernie Ecclestone與Ferrari於隔年簽下暗盤、將獨家特別紅利加碼(一路到現在已達每年1.6億英鎊,季前季後各領一半),成功離間了Ferrari與廠隊聯盟、使得集體行動因該隊倒戈而胎死腹中。

隨著向來偏袒Ferrari的Ecclestone於去年退任,新接手的Liberty一直想砍掉這個部分,而每次為了維護重大利益時,Ferrari就會以退出F1做為要脅,已經不在其位的Ecclestone仍然站在Ferrari這邊恐嚇大家,說他們不是開玩笑、F1要重視Ferrari……等等;但F1是否需要為了留住這支歷史最悠久的車隊而繼續妥協下去?F1和Ferrari到底誰比較重要?

FIA主席、Ferrari前總裁Jean Todt說:「我們不希望任何車隊離開,但FIA不會受Ferrari威脅。」Liberty競賽規則主管、Ferrari前技術總監Ross Brawn也說:「我們想留住Ferrari,但就算他們離開,F1也能生存下去。」以上兩位皆是曾在紅軍打造Schumacher黃金王朝的領導人物,但如今身在主管機關,他們卻不約而同表達了不被Ferrari綁架的立場。

70年前Enzo Ferrari創立這支車隊兼車廠時,其核心價值就是參賽F1,甚至銷售跑車也只是為了籌集參賽資金,如果退出F1,Ferrari就不再是Ferrari了(除非將其視為不惜推翻初衷的大轉型);而F1若沒了Ferrari,還是F1嗎?紅迷當然會說不是──畢竟F1裡大概有一半的車迷是Ferrari迷──但支持任何其他車隊的人都面臨過該隊退出的狀況(除了目前的現役車隊),當時都說再也不看F1了,結果還是繼續看,「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嘛!

F1如果少了Ferrari,固然是歷史性的損失,但F1主管機關皆已表示不會為了留住該隊而不惜一切犧牲,畢竟之前有些作為已經卑躬屈膝到了病態的程度,如果想要這項運動健康地發展,就不該任人予取予求。雙方當然都不會輕言拆夥,但彼此的底限究竟在哪裡?我們還有三年的時間可以走著瞧。

「魚雷」Daniil Kvyat,去年被Red Bull「放生」,今年竟然與Ferrari簽約成為研發車手!

曾經因為駕駛風格莽撞而被受害人Vettel取了綽號「魚雷」的Daniil Kvyat,去年遭到Red Bull集團「放生」,在其他車隊找不到出賽席位,今年竟然與Ferrari簽約成為研發車手!

「棄牛投馬」對他來說真是因禍得福?端視你怎麼看:研發車手的主要工作是駕駛模擬器以幫助賽車研發,換句話說,他應該連實車都開不到(那是測試車手的工作),從此過著「不見天日」(沒有媒體曝光)的生活了。

Vettel能忍受他的仇人竟然成為同事嗎?這就不得不說Ferrari高招了:為免Kvyat加入其他車隊比賽,將他收入自己旗下以控制、斷了他的出賽機會,不就確保不會再對Vettel造成妨害了嗎?